dot 李辽宁:论思想政治教育的智库功能
发布日期:2017-05-08       信息来源: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要“ 加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建立健全决策咨询制度”。2015 年1 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加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的意见》, 对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的重要意义、指导思想、基本原则和总体目标等进行了全面论述,其中专门论及“ 推动高校智库发展完善”的问题。这些论述为我国智库建设指明了方向,也对高校各个学科提出了新要求。作为国家主导意识形态建设的主渠道和主阵地,思想政治教育毫无疑问承载着智库的功能。在当前国际国内形势下,研究和发挥好思想政治教育的智库功能,具有重要意义。

一、智库功能:思想政治教育功能研究的新视野

到目前为止, 有关思想政治教育功能研究中,学界主要集中在两大功能上:思想政治教育的社会性功能和个体性功能。在社会性功能中,主要是政治功能、经济功能、文化功能、生态功能等;在个体性功能中,主要是指个体生存功能、个体享用功能、个体发展功能等。虽然按照不同的标准还可以细分出不同的功能,但大都与这两大功能体系相关。显然,其中每个功能体系都还有深入研究的必要,思想政治教育的智库功能就是其中之一。从功能类型来看,智库功能应属于思想政治教育的社会性功能。那么,该如何来理解思想政治教育的智库功能呢? 它是思想政治教育原本就有的功能,还是思想政治教育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的功能拓展呢?

从概念的内涵来看,“ 思想政治教育是指一定的阶级、政党、社会群体用一定的斯等人年、政治观点、道德规范,对其成员施加有目的、有计划、有组织的影响,使其形成符合一定社会、一定阶级所需要的思想品德的社会实践活动。”由此可见,思想政治教育最主要的功能主要是教育功能,其他的功能,比如政治功能、经济功能、文化功能、生态功能、个体享用功能、个体发展功能等均由此派生。至于思想政治教育的保证功能、导向功能、凝聚功能、激励功能、调节功能、转化功能、育人功能等,都是教育功能的具体化。这些功能反映的都是教育者与受教育者、思想政治教育内部系统与社会外部系统之间的关系。但是,思想政治教育的智库功能反映的不是这种关系,至少用这种表述来形容思想政治教育的智库功能不够准确,也不够全面。

所谓智库功能, 即作为智库角色所具有的功能,指的是在国家经济社会发展中,一定的组织或行为主体在战略研究、咨政建言、理论创新、舆论引导、社会服务和对外传播等方面发挥的作用。与思想政治教育的其他功能相比,智库功能反映的是思想政治教育系统与执政者之间的关系。这一角色定位更加凸显思想政治教育的主动性、前瞻性、战略性和咨政性。其中,“ 咨政性”是核心,而主动性、前瞻性、战略性,都是为了更好地体现咨政性。如果说,思想政治教育原有的教育功能的发挥,主要是对国家相关路线、方针、政策进行理论宣讲和推广普及的话,那么其智库功能则是将功能发挥的时间点前移, 在国家制定相关政策之前,就一些与思想政治和意识形态领域的重大问题进行研究,从而为国家制定相关政策提供决策参考。可以说,智库功能的提出,是思想政治教育的角色自觉。思想政治教育者乃至整个思想政治教育系统,应该自觉地成为执政者的智库,为国家的经济社会发展建言献策。这是时代的发展对思想政治教育提出的新要求。可见,智库功能是在思想政治教育原有功能基础上的拓展。

那么,作为智库的思想政治教育与一般的智库有何异同呢? 一般来说,智库可分为四类:官方( 政府) 智库、半官方智库、高校智库、民间智库。在不同的国家,这些智库的运作机制、经费来源、社会影响不尽相同,甚至人们对智库的概念内涵理解也不完全相同。尽管如此, 但是大家对智库的认识还是有一些共同点:一是从事政策研究,包括“ 政策研究”( research of policy,偏重理论) 和“ 政策分析”( research for policy,偏重应用) ;二是非赢利性;三是相对独立性( 观点中立、地位平等,独立于政党、政府和利益集团) 。思想政治教育智库总体上属于高校智库( 也有些属于官方或半官方) 。与一般智库相比,思想政治教育智库同样要求通过相对独立性的科学研究, 为政府和执政党建言献策,为其制定科学的政策提供决策依据,同时在社会上倡导良好的风尚。与一般智库的“ 观点中立”、“ 独立于政府、政党和利益集团”不同的是,尽管思想政治教育智库在研究过程中需要兼顾不同利益集团和社会群体的利益,但是思想政治教育不可能“ 观点中立”,而是必须为执政者服务,反映最广大民众的利益和诉求。这就使得思想政治教育在对待一些具体问题的观点和态度上,不可能像“ 旁观者”那样超然世外。这是由思想政治教育鲜明的意识形态性决定的。

总之,思想政治教育智库功能的提出,要求思想政治教育研究者跳出具体的问题,从更高的视野研究现实问题, 从而更好地发挥思想政治教育在发展战略、决策咨询、舆论引导、理论交锋和国际交流中的作用,提升思想政治教育的社会影响力。

二、思想政治教育智库功能发挥面临的条件和挑战

由于思想政治教育的特殊地位和性质,决定了其智库功能发挥拥有一定的优势和条件。但是在现实层面,思想政治教育发挥智库功能还存在一些困难和挑战。

1.思想政治教育发挥智库功能的优势和条件

第一, 党和国家对意识形态问题的高度重视,是思想政治教育发挥智库功能的天然优势。由于思想政治教育事关国家的意识形态安全,历来受到党和国家的高度重视。“ 思想政治工作是经济工作和其他一切工作的生命线”论断的提出,凸显出思想政治教育在国家经济社会发展中极端重要的地位。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宣传工作会议上强调:“ 经济建设是党的中心工作,意识形态工作是党的一项极端重要的工作。”可以说,思想政治教育的地位和性质决定了其必须时刻与党和国家的发展方向、发展需要相一致,而思想政治教育的研究成果可以直接瞄准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的重大关切。正因如此,思想政治教育有条件发挥好智库功能。

第二,庞大的思想政治教育研究者队伍,是思想政治教育发挥智库功能的智慧资源。作为马克思主义理论一级学科下属的二级学科, 经过30 多年的学科建设, 思想政治教育学科发展已经得到了长足的进步,已经拥有完备的从本科、硕士、博士到博士后的阶梯式人才培养体系,覆盖了普通高校、党校、社科院、军队院校等不同领域和类型的思想政治教育机构,成为人文社会科学领域发展最快的学科之一,拥有数量庞大的从事一线工作的思想政治教育教学队伍和工作队伍。难能可贵的是,已经有高校在自觉地整个多方力量,建立相关的智库。比如,2013 年1 月,北京大学牵头,协同中央党校、教育部社科中心等单位,正式启动培育协同创新中心。2015 年,该中心新增《求是》杂志社、南开大学、北方民族大学、石河子大学、西藏大学、广西大学、内蒙古大学等为协同单位,并将中心扩展为“ 中国道路与中国化马克思主义”协同创新中心,使中心的使命和定位更加密切地同当代中国面临的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结合起来。这些都为思想政治教育发挥智库功能做出了重要的探索。

第三,国家财政投入的逐步加大,为思想政治教育发挥智库功能提供了保障支持。随着我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国家对于人文社会科学领域的重要性的认识不断提高,对科学研究的投入正在逐年增大。无论是国家级项目,还是省厅级项目,研究经费逐年增长。在思想政治教育领域,还专门设立了多种形式的研究专项。正是在国家财政的支持下,这些年来思想政治教育学科与其他学科一样, 产生了大量的研究成果,也涌现出一批优秀的思想政治教育人才,包括一批年轻的长江学者。可以预见,随着多种“ 择优计划”、“ 择优推广计划”、“ 杰出人才计划”等项目的实施,思想政治教育还会有更多的成果和人才不断涌现。

2.思想政治教育智库功能发挥面临的不足和挑战

第一, 思想政治教育的研究成果水平亟待提升。

任何一个智库的影响力与其研究成果的水平是成正比的。目前,思想政治教育面临的一个尴尬现实是,一方面,思想政治教育拥有庞大的人员队伍,也产生了大量的研究成果;另一方面,思想政治教育的优秀研究成果不多,能够进入国家级层面并获得重大奖励的成果所占比例不大。根据数据统计,在第一至第五届高校人文社会科学优秀成果评选中,“ 马克思主义”学科领域获得的一等奖仅为3 项,远低于哲学( 16 项) 、语言学( 19 项) 、教育学( 26 项) 、经济学( 33 项) 、历史学( 36 项) 、文学( 含中国文学和外国文学,40 项) 。在获奖总数上,“ 马克思主义”学科75 项,远低于经济学( 437 项) 、中国文学( 259 项) 、历史学( 227 项) 、哲学( 196 项) 、教育学( 176 项) 、法学( 151 项) 、语言学( 145项) 、管理学( 145 项) 。成果获奖情况虽然不能作为唯一标准,但也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科的整体研究水平亟待提升。

第二,广大思想政治教育者的“ 智库”意识亟待强化。从内容来看,智库意识至少包括四个方面:问题意识、对策意识、参与意识、评价意识。其中,思想政治教育者比较自觉的是“ 问题意识”和“ 对策意识”,能够就社会生活中的有关问题进行研究, 并提出相应对策;但是在“ 参与意识”和“ 评价意识”方面存在严重不足。这里的“ 参与意识”指的是将研究成果通过一定的途径呈报给相关党委和政府部门, 以影响其决策的意识;“ 评价意识”指的是通过科学研究对国家的相关政策或决策进行检验,并给予肯定或否定评价的思想和意识。之所以存在这样的情况,与长期以来人们形成的对思想政治教育角色的看法相关。很多人认为,宣传思想工作是党的“ 喉舌”,因此只需要不折不扣地贯彻党中央的文件精神就行了,把“ 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等同于“ 不需要任何独立的研究和思考”,在实践中表现为“ 重视宣传,忽视思考”,“ 有理论,无思想”。

第三,思想政治教育的人才培养机制和科研评价体系亟需优化。人才是智库的关键。没有充足而稳定的高水平人才队伍,智库建设就只能流于形式。就思想政治教育来说, 其人才资源主要来自专业化培养,即学校的专业化教育。这种类型的人才具有明显的“ 学院派”特征:从教师层面来讲,一方面要承担一定的教学任务,不可能全身心投入研究;另一方面由于现有的科研评价体制主要考察的是教师发表的论文和出版的著作, 而以对策性研究报告或“ 建言”、“ 提案”为典型特征的研究成果,尚未被纳入科研评价体系, 这就严重影响了教师参与智库类研究的积极性。从学生层面来讲, 且不说非思想政治教育专业的学生,即使是本专业的学生,由于学科建立时间短、各高校发展不平衡等原因, 人才的培养质量也参差不齐,并且普遍存在着理论与实践联系不足的缺陷。这些都制约着人才培养的质量,从总体上看,也影响了思想政治教育智库功能的发挥。

三、推动思想政治教育发挥智库功能的重要举措

思想政治教育智库功能的发挥是一个系统化、长期性的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从理念上开始,逐步向体制机制上进行改进, 整合多个方面的力量资源,形成整体合力,共同打造一支稳定、高效的思想政治教育智库队伍。

1.创新科研理念,优化评价体系。创新是超越,而不是全盘否定

对于现行的评价体系需要进一步优化,凸显问题意识和成果的政策导向。为此,要从以往重视成果的“ 形式”和“ 数量”,转向更重视成果的“ 内容”和“ 质量”。围绕国家经济社会发展过程中面临的重大问题展开研究, 除了期刊论文和著作等传统科研成果以外,要对各种研究报告、成果要报、咨政报告、蓝皮书等给予足够的重视,要重点考察研究成果对于政府决策和政策制定产生的建设性贡献,以及在社会舆论引导方面发挥的作用,并在科研工作量评价、成果奖励和职称评定等制度中得到实质性体现。

2.创新培养模式,培育精品人才

要着力打造一支相对稳定、高效、开放的智库人才队伍,其人员构成可以分为四个圈层:杰出人才、优秀人才、基础人才、外围人才。这是一个由内而外的人才圈层:以现有从事思想政治教育工作和研究的人员为基础人才圈, 从中遴选优秀人才和优秀后备人才,并给予相应的经费和项目支持,其中表现优异者将纳入杰出人才培养计划;杰出人才是智库的核心,其研究成果直接服务于国家重大发展战略;外围人才是指在思想政治教育系统以外、但与思想政治教育相关领域的人才,是思想政治教育智库的合作成员。为实现这一目标,需要在人才培养方式上进行创新,通过不同学科的交叉培养、不同单位的合作培养、不同年龄阶段的人才储备,以及实施和推广“ 旋转门”制度,推动人才在高校——政府部门——企业之间的良性流动,促进智库类人才不断涌现。与此同时,鼓励广泛开展协同创新,整合研究力量,共同推进思想政治教育智库的快速健康发展。

3.加强信息建设,夯实资源基础

智库的建立和发展有赖于信息的获取和资源的丰富。为此,需要大力加强信息资源数据库,夯实智库研究的软件和硬件基础建设。主要包括三个方面:一是信息数据的搜集和整理。这里的信息数据主要是围绕“ 宏观思想政治教育”展开,除了思想政治教育自身系统的信息以外,还包括经济社会发展过程中各个领域的数据信息,如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生态等领域的国际和国内的历史信息和现实信息。这是一个浩瀚的工程。由于多种原因,我国在信息、档案等方面的资料管理存在很大缺陷, 很多珍贵的历史资料流失,严重影响到信息数据的全面掌握,而在现实数据的掌握方面,也还有重的任务。二是信息技术的掌握和运用,即大数据分析方法和云计算。这是当今世界各国高度重视和广泛运用的技术,可以另文专门论述。三是信息数据成果的运用。即通过大数据技术把海量的信息进行科学化处理,使之能够为理论分析和科学决策服务。

4.扩大对外交流,提高社会影响力

影响力是智库的生命。思想政治教育智库功能的发挥,从根本上讲取决于思想政治教育的研究成果对于政府决策的影响力。为此,需要从几个方面着手:一是加强与政府部门的交流和沟通,了解政府部门最为关注的社会热点问题,尤其是思想和意识形态领域的问题,并展开持续的跟踪研究。毕竟政府部门获取信息的渠道要比任何单一智库或组织获取信息的渠道更多,了解政府最为关注的问题,从某种程度上讲就是站在研究的前沿。二是加强与国际和国内智库之间的横向联系, 在学术交流中把握研究热点和前沿动态。三是加强与媒体的交流,建立畅通的联系渠道,这样一方面可以扩大研究成果的社会影响力,引导社会舆论,进而间接影响到政府决策;另一方面可以与媒体建立和保持信息互通机制,这对于提高思想政治教育的智库功能也是大有裨益的。

 

思想政治教育研究》2015年第5期

关闭